当前位置:学识网 > 脑力开发 > 快速阅读 > 全脑速读 > 全脑速读

关于速读训练的回顾与思考

2020-08-15

  全脑速读,或称速读,快速阅读。科学原理早已提示:人的大脑分为左右两部分,各自分管并对不同的信息内容处理:其中右脑主要是对图形和图像进行记忆和加工,而左脑主要是处理诸如逻辑、数字、文字等等非形象化的信息。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速度训练的回顾与思考,希望大家喜欢!

  一、速读训练的回顾与思考

  速读训练的目的是使学生在规定的时间里,尽快地读完更多的文字材料,有效地获取所需要的信息。它的 历史并不长,但一出现就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重视,现已成为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和适应信息社会能力的重 要手段。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迅速地判断急行中的舰艇作用,美国采用闪示机对士兵进行快速识别训练,达 到了提高急速反应能力的效果。这种闪示识别是现代速读训练的常用方法,然而,用于对文字材料的速读训练 却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时美国西北大学研究了速读方法和训练仪器,60年代开始出现了速读课程和 快速阅读学。一些教师、官员、医生、律师等主动前去接受训练,据报道该国总统肯尼迪也在其列。当今,速读训练在美国中小学十分流行,就是高校也有80%的设有速读课程,对学生进行速读指导。

  在前苏联,C.乌斯季诺夫于1931年首先在《提高口语和书面问答的技巧》一书中论述速读问题。60年代一 些人对速读产生兴趣,70年代则有一大批专家全力从事速读研究,制造专门的训练仪器,建立相关实验室,编 写教材。以后人们对速读训练的兴趣日渐浓厚,不少学校开展专门的教育实验。阅读科学专家奥库兹涅佐夫 、列赫罗莫夫通过10年的研究和实验揭示了速读的特点、方式和基本规律,从实际训练经验中总结出来的整 体阅读法、鉴别阅读法和无声阅读法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实验效果显著。

  法国十分强调多读、快读,1966年就编有标准的教科书《快速阅读》,既作方法指导,又组织大量的练习,使用效果较好。扩大视域,寻读,猜读,已成为目前法国常用的速读训练方法。

  世界范围内的速读已从理论研究发展到实际训练,在最近20年时间里法国、美国、英国、前苏联、日本、巴西等国先后成立了全国性的阅读指导组织,速读是指导的重要训练内容。概括起来,国外速读训练方式主要 有三类,

  一类是采用速示器、声音节拍器、光影移动机、投影仪、语言储存器等助读机械的仪器教学法;

  一类 是仅采用纸、黑板等传统教学设备的常规教学法;

  还有一类是同时采用以上两种方法的综合教学法。仪器教学 法曾盛行一时,但近来人们发现,一些人一旦离开了机器助读,速读能力又会跌至原有水平,因此不少阅读专 家主张运用无助读仪器训练,以持久地巩固效果。

  我国有计划、有目的地进行快速阅读研究,较早的见于20世纪30年代龚启昌开展的实验。台湾台北师专附 小谭达士于1962年开始从事速读探索,经过10周训练,五年级学生的速度提高了4倍多,达1232字/分,理解系 数为92%。1966年再度开展实验,在此基础上著有速读训练专著,阐明了汉语速读的性质、教学目的、内容和方 法,对以后的汉语速读研究带来很多启发。

  从总体上讲,我国的现代速读训练在80年以后开始受到逐步重视。1981年华南师大附小开展了实验,提出 了集中注意,全神贯注;眼脑直映,革除默念;不要指读,不逐字思索;尝试回忆,记忆要点;按词按句,成 成面地读的策略。实验班的学生读速达2100字/分,理解率为75~80%。1987~1990年浙江舟嵊小学经过三年的实验提出,在讲读 课、课外预习和复习时都应提出相应的速读要求,经专门的训练,学生的读速达2100字/分,理解率为75~80 %。我国在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经过实践提出了速读的原理、方法,初步形成了适合中小学实际运用的 训练体系。在积极开展实验的背景下,1989年我国成立了中学语文高效阅读研究中心等组织,迄今全国绝 大多数省市自治区都有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

  二、快速阅读基本原理

  现代速读科学是建立在生理学、心理学和学科教育学的基础上的,在能力特定的情况下,学生的阅读速度 取决于读物的性质、阅读的要求和学生的知识水平。那么,为什么经过专门的训练,学生的阅读速度能够成倍 地提高呢?

  (一)大脑思维速度快于视觉感知速度。语言文字材料有明确、连贯的特点,而思维却是简约的、跳跃的 ,视觉接收信息的速度远远慢于思维速度。速读就是在单位时间里增加视觉材料,使视觉信息的处理速度尽可 能接近思维速度,充分发挥视觉辨认字体功能以及大脑的从语言文字中获取信息的巨大潜力。

  (二)大脑可直接从汉语字形中获取意义。书面符号是发声标志,是一个抽象概念;每个符号又有特定的 意义,这是另一个抽象概念。要把语言文字符号转化为大脑中的意义,一般要把字形符号转化为语音,即经过 语音转录才能获取意义。但是,汉字是在象形文字的基础发展起来的表意文字,从字形获取字义并不一定要经 过语音转录。从教学实践上也可发现,学生识字时形义联结比形音联结牢固,汉语在速读方面有其独到的优势 所在。70年代,国外有对比实验表明,汉语的默读速度较英语、德语都快。

  (三)略读冗余信息不影响整体理解。这里的冗余信息指,人们可以从其他部分的文字材料中全部或部分 推知一部分语言文字所表达的信息。一般文章都有一定的冗余信息,其中科技文章高达70%。这是因为,语言各部分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有时读了一部分就可以推知后面其他部分内容。从此可见,跳过蕴含冗余信息的那 部分材料不读,并不会直接影响人们对主要内容的理解。

  (四)理解与速率可协调发展。理解主要受制于学生已有的知识经验和思维水平,而读得快慢与学生的认 知方式、阅读特有的技巧有关,因此,两者并不是绝然对立的。在一定范围内,读得快并不一定比读慢理解得 差。这是因为,读得慢,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作局部的理解,不利于尽快从整体上把握阅读材料,领会 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同时,读得慢大脑有空闲时间,想象一些与读物不相干的思想,干扰对读物的理解。19 36年,我国艾伟研究指出,在每秒钟读5~8字的范围内,小学生的阅读理解率与速度成正比。从人类总体看, 读得快的人,理解能力也较强,两者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30。在速读训练时,当理解率在75%以上时可不断加快速度。

  (五)人类具有极大的速读潜能。未经专门训练的成人,阅读速度一般为300~400字/分。1985年有人对初一138名学生进行了速读可行性研究,隔一周安排一次训练,经过13次的课堂练习后,多数学生的有效读速为 600~1000字/分,比一般读速提高了3倍左右。我国其他众多的实验也表明,在2~6个月内学生的读速可提高 2~5倍。据此推论,我们目前的读速至多只开发了1/4~1/5潜能。《吉尼斯世界纪录》载,迄今阅读最快的人是美国的赫怀特柏葛,速度达25000词/分。这一速度非常人能达到,但却说明人类速读的潜能是很大的。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