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六年级演讲稿

小学六年级演讲稿 时间:2018-10-05

  我们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演讲时需要写一份演讲稿。下面是学识网小编为你整理的几篇小学六年级演讲稿,希望能帮到你哟。

  小学六年级演讲稿篇一

  中国自古以来写墙的词人就很多,既有明写又有暗写,明写如苏轼的《蝶恋花》写道:“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虚写如朱淑真在《谒金门》中说:“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我们也可以想到是词人在落满落红的院子,触目生愁,愁绪万端终无法释怀,正好墙起到隔绝凡尘欢笑的作用。

  李白的长安墙更远,曹雪芹的红楼高墙更深,虽然他们都有墙但很少直接写墙,而自观写墙之人,莫如周邦彦写墙手法更娴熟,造诣更厚重,文笔更清湜,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我们就根据词人笔下所洇染开的文字去刨根问底吧。

  首先,还得申明,他历经北宋三朝(神宗。哲宗。徽宗),也许就是宦海浮沉的遭遇,词人写下了许多关于墙的词句,诸如《花犯》里: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词人说“依然旧风味”是词人与谁在一起的旧风味呢,只是后来野史家倒把周邦彦与名妓李师师相好的事传播开来,或许是专写他与李师师的经历也未可知。

  他写:“夜深还女过墙来,伤心东望淮水”是化用刘禹锡的“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换过女墙来”词人可能是对石头城的怀古,但我认为是词人对刘禹锡的凭吊,是悲古伤今的明证。

  他在自己的词中多次提到败壁,如:当时曾题败壁,“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拜星月慢》,词人看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从前某一天和故人曾在墙下对月畅谈,抑或饮酒填词;而今又面对着这已破败的墙壁,怎能不勾起词人对往事的回忆呢?因此,他将情感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败壁成为词人旧事的线索,败壁在词人的笔下挥之不去。

  别以为墙就此结束,后来败壁又成了“但照壁孤灯相映——《关河令》的孤灯,“孤灯”就更难逃了,它时刻伴随在词人不眠的夜晚,外面有风雨之夜,月明之夜,魑魅之夜,灯火之夜,词人为什么不肯拆掉隔绝欢乐的墙呢?一定是世态的欢乐是梦幻,他要真正的快乐,而这快乐又难寻觅,后来曹雪芹也说“青灯照壁人初睡”可见情感多半生于现实。

  读“墙头青玉旆,洗铅霜都尽,嫩梢相触”~《大脯》,希望大多出现在春天的,如《春天的故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水》等。词人也不例外,即使有墙阻隔,但有些希望就在墙下萌芽了,只需嫩梢经过风雨时间的考验逐渐成长,词人从此种下一地希望,愿自己来年享受苍翠欲滴的虚怀。

  春雨惠泽着芸芸众生之一的嫩梢,所以“土花缭线,前度莓墙”,莓墙让人想起刘禹锡的《陋室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追求自然是人生命意义最本真的体现,人类源于自然,总有一天会回归自然。而所谓的名利墙,等级墙,心墙,特别是无形的墙冲斥在天地间,人类回归自然的期望只能是幻梦,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放弃。墙还有很大的作用,要不人类何必劳神费力造它?

  周邦彦说:“昼阴重,霜凋岸草,雾隐城堞”。墙在哪里呢?墙在‘堞’字上,它就是指墙,墙是隐不住的,所以看似没墙的地方有墙,尽管墙变成了堞,而且还有雾把它笼罩,但它还是被词人发觉了,也被我们发觉了。墙何时消失呢?别指望吧,只要墙还能发挥它保护事物的作用,谁愿把它拆毁让风雨和他人随意欺负我们?

  小学六年级演讲稿篇二

  我把周长比作我们的信仰,把面积看成我们几年来物质需求的增长。我们的祖国正在和平崛起,人民物质生活水平正在提高,然而正如那个圆一样,当它从寻找物质转变成寻找圆时,周长一点点被吞噬,正如我们的信仰在一点点地缺失。

  周国平说:“现代生活的特点之一是灵魂的缺失。”是的。人们带着冷漠的表情像游魂一样行走;网络上的刀光剑影;舞厅里的灯红酒绿;人们绵里藏针,笔里带刀,钩心斗角……沉湎迷失像尘埃一样迷漫于各个角落。舒婷的诗写到:“我是你簇新的理想、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我困惑了,难道刚从对神话的顶礼膜拜中倏然醒悟,我们就立即堕入黑与白的另一个极端,一如逻辑上的排中律?

  当王朔骂骂咧咧掘鲁迅的坟茔时,一位支持者(好像还是位作家)说:“什么年代了,还搞伟人崇拜!”此人有非凡之觉悟(倘若人人有此觉悟,则大同世界可计日程功),我建议他把郁达夫也否定一下。郁达夫说:“有了伟大的人物的出现,而不知崇仰、爱戴、崇敬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若伟人尚且不能崇拜,是否信仰之跫音已渐行渐远?我困惑了。

  阿Q临死前有句豪言壮语:“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阿Q的忘却精神是他的祖传宝贝。我疑心灵魂的缺失是因为忘却精神已进化得淋漓尽致。

  几十年的光阴磨灭了许多,也洗涤出许多。

  当影星赵薇穿着印有日本海军旗图案的服装在纽约街头作秀时,我们能仅仅责备她吗?她的无知不正是我们的无知吗?她的忘却不正是我们的忘却吗?

  我在另一些事中坚定了我的想法。

  日本至今不愿忏悔,冈森正宏公然为东条英机等甲等战犯辩护,小泉首相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并得到近半数民众的支持。而同在欧亚大陆,在以色列犹太受难者纪念碑前,德国毅然下跪,德国民众带着小孩进行教育。

  在对比中我感到荒凉。日本竟能在谴责的口水流淌成的河流中安然泅渡!是否我们该想想自身的问题?为何庞大的中华无法显出令人振慑的魄力。

  我在作家张抗抗的《沙之聚》中找到了答案:当风渗透沙子,风的需要成为沙子的需要,沙子便走动起来,舞蹈起来,最终完成它(鸣沙山)的屹立。

  人心之聚正如这沙之聚,信仰就是那渗透沙子的风。一盘散沙,何以有威慑力?

  看着那规范、稳定、大面积却短周长的圆,我又想起了红柯所说的:“一个软弱的民族,一个血气不足的民族,你不能光指望它长个子。”什么时候,我们能让信仰回归,让灵魂在场,让民族重塑血气?我依旧困惑。


本文地址:http://www.xspic.com/koucai/yanjianggaoxiezuo/2524944.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
0

很好,很强大!

0%
0

太差劲了!

0%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