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爱的散文随笔:母亲的笤帚

关于母爱的散文随笔:母亲的笤帚 时间:2018-03-11

  编者按:母亲的笤帚,是她对儿子的关照之心。以后想起母亲,会多一样媒介:笤帚。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篇《母亲的笤帚》。

关于母爱的散文随笔:母亲的笤帚

  前几天,刚吃过早饭,母亲对我说:让洪烨去四集拿笤帚吧,拿好送回去,你弟要回来了!——洪烨是她孙子,我的侄儿。

  “这事不急,笤帚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送你们回去的路上可以顺便取。”

  “回去要用呢,一大丈地方,没有笤帚怎么行!”

  “院子大不错,可旧笤帚总有的。”

  母亲很不满我的语气,她坚持说:“你舅舅(我孩子的舅舅)要用它刷墙扫挑台呢,旧笤帚怎么行!”

  “那好办,顺便买个鸡毛掸子,掸灰比笤帚好!”我回道。当时,我不大不理解母亲执著于笤帚的原因。扫地有旧笤帚,掸尘有掸子,为什么非得让孩子寒冷里跑一趟呢?

  自从进了腊月,母亲就时不时地说,“国芳要回来了”“你舅舅(我孩子的舅舅)要回来了”。有时候也直接问,国秀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有时也操心大姐的事。她知道,她操心也是白操心,说过以后,自己把话题掐灭了。仿佛那些问句是思考过程中不小心漏出来的。她发觉了,便也闭口了。

  母亲提的笤帚,是她跟我大娘要的芦粟苗子(穗子),她亲手把它们抱太阳下晒干,亲手抹了芦粟粒,把它们交给姑母的。姑母答应请村上师傅扎,扎好了送过来,或者我们去取。

  那两把笤帚成了她心心念念惦记的事物。

  有一天吃午饭时,母亲打听:扎一把笤帚多少钱?

  “总要十元二十元吧!现在手工贵呢!没多少人有这手艺了。”我老公告诉他。母亲不言。过半晌说:“你老爹爹在世,扎笤帚不要钱。”这是母亲顺便想到的事。我想工钱再贵,她还是要扎的,她不舍得她亲自劳动过的产品沦为无用。她已经很久不劳动了。


本文地址:http://www.xspic.com/yuedu/sanwensuibi/2453532.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
0

很好,很强大!

0%
0

太差劲了!

0%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